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MAOHU

 找回密码
 免费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33|回复: 0

就医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4-9 00:00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事实上,我并不知道当时自己的狼狈样是怎样的骇人,只是当我冲进一家药房时,我发现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盯在了我的身上,那种感觉让我觉得自己好像成了一头怪物。

    

  “打架了?”

    

  “怎么满脸的血?他的手…?”

    

  “不会是车社祸吧?”

    

  他们合乎情理的想法不断传入我的耳中,而我却被这些想法搞得苦笑不得,若是他们知道我是如黄尧洲何弄成这幅血腥样的话,他们绝对会惊讶得狂笑不止,敢情身边还真出了这档子笑话。作为当事人,我自然是没空顾及他们的反映怎样,我只是立刻向着身旁的一位护士喊道:“能帮我止血上药吗?”

    

  “呃…”那位护士像是刚从欣赏怪物的状态中回过神来,目光重新在我身上扫了一遍,然后手朝着一边指去,说:“这不是医院,医院在那条街的右侧。”

    

  “啊?哦,谢谢!”出了药房我赶紧朝不远处的一家医院跑去。但由于当时我的左手正紧握着右手上的伤口,左眼也因为眼角旁的伤口在不停的流着血的缘故无法睁开,所以导致了走路有点踉跄的模样,有几次还险些摔倒在路上。

    

  很显然,我当时的样子的确具有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的能力,因为在我进入医院之后,先前在药房上演的一幕又重复在了我的眼前。但此时的我已经再无心去顾及他们是怎样的反应,没有人认识我,我也不认识他们中的任何人,这就是原因。我急忙地找着医生或护士,但失望的是我并没有发现。所幸的是一位很年轻的女士向我走来,我心里多少也能猜出应该是护士了。

    

  她看着我样子,脸上的表情也显出几分焦急,这令我觉得安心许多,但同时我并没有看出她有带我进什么医疗室之类的地方的准备,而且事实也是那样。她偏着头朝一边方向喊了几声,然后便过来了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,很显然,他应该是医生了。

    

  “你帮他看下吧!”说完,那女护士便走开了。

    

  “跟我来吧!”那医生话也不多,直接朝二楼走去,只不过在我眼里他走得太慢了点。看着不断滴着血的手,再瞧着那医生不急不忙的态度,我真的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,无论怎样,眼前这医生在我心里的形象分已经大打折扣了,尽管他不在乎。不过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,我还是忍不住嘿嘿笑了几声。

    

  “怎么搞成这样的?不像是打架弄成的吧?”医生将一瓶药液倒向我的手上,同时用棉签不断擦着那条伤口,手上的血迹逐渐被清洗掉,而那条挣拧的伤口却突兀得更加明显。

    

  “被玻白癜风面部症状都有哪些表现璃伤的。”此时的我正咬牙忍受着从那伤口上不断传来的刺痛,突然被医生这么一问,搞得有点不知所措,毕竟弄成这样的原因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说出来只有作别人笑资的结果而已,所以心里多少是不想说的,因此口上也只是随便应付了一句,心里也希望这医生不要再问了。

    

  这医生倒也奇怪,听了我说的话后并没有再多问,继而楚理我眼角的伤口去了。这样自然是最好,谁也不想难堪的事情被别人知道,哪怕并不认识,并不会再有交集的人。疼痛还是一阵阵的传来,弄得自己在心里更加破口大骂晦气,踩了狗屡,倒了八辈子大霉。本来这时候应该是在车上的自己却没好样的进了医院,花钱留血不止,最不舒服的是让家里的爹妈急得不成样。这也只能怪自己了,性子改不过来,吃亏自然是经常的了。

    

  包扎好了伤口之后,医生便独自收拾刚刚那些东西去了,我坐在一旁却不知道了该干什么。看看包扎后的伤口,看看那竟哼起了歌的医生,看看这房间,唉,蛮零乱的啊!

    

  “对了,你那伤口是什么玻璃伤的?”

    

  “啊......?”刚刚还在想着是不是该结帐去了,突然听到这一句话,我差点摔在地上。着那一脸随意的医生,我实在很无语了,只能悻悻的说:“呃,这个啊,是撞在玻璃上的。”

    

  “嗯?撞在玻璃上?”那医生显然也吃惊不小,这从他脸上那不相信的笑容就能看出,但这并不能阻止他继续给人带来的无语感。

    

  “我是问是什么玻璃伤的,”说着,他的眼神再次打量了下我,脸上的表情也丰富了许多,“或许要打破伤风疫苗。”

    

  “不会吧,就是理发店那大门的玻璃,这也要打那种针?而且我前不久才打的啊!”

    

  “哦,那疫苗又不是长久有效的,当然,你认为没必要的话也可以不打的。”

    

  “不打?算了,那就打吧,还是安全点好一些!”想到那破伤风的症状以及患上的原因,我不禁打了个寒颤,那东西能避就得尽全力。

    

  “嗯,跟我来吧!对了,你为什么会撞上理发店的玻璃门啊?”

    

  “没看见!”我冷冷地回了一句。他总算多少知道点没趣了,也不再问,轻笑了一下后径直朝另一处走去。跟在他后面,我变得更加的不爽,今天我还真是够呛的,接二连三的“好事”接踵而至,心里的郁闷要说多浓就多浓,感觉自己都快被淹死了,现在要是有人还敢惹我,我真怕控制不了自己跟那人拼个你死我活。当然,是你死我活。

    

  跟着那医生走进了一处写有候诊室的地方后,便听他的话坐在一边等待。这地方总算能给人这地方是医院的感觉,来往的护士不多,但至少穿着护士服,头顶护士帽,手上也时常拿着针针瓶瓶的,显得有点忙碌。里面也有别的病人在候诊,或者是一些病人的家属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,之间谈论不息,时笑时严峻的模样总让我觉得好笑。

    

  不一会儿,一位护士拿着针药往我这走来,看她模样大概也就十八九岁左右,却显出一幅老成的表情,不知是久从于护士这一职业还是仅仅由于自豪于护士这一职业。不过,这些到是我管多了,只要她把针打好就行。

    

  其实打针那点痛并不算什么,但实验针所带出的痛就不能忽视了。也并不是说自已不能忍受那种痛,只不过或许是小时候就被它在心里弄出了阴影,所以搞得现在打实验针的时候竟然有点怕的感觉。

    

  打完实验针五分钟后,原先那男医生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,仔细的查看着我手上落针的地方,然后有些疑惑的问我以前打过破伤风疫苗没有,我用强调的语气跟他再次说了一遍自己前不久就才打过那针的事,然后他一下子叫来另外两个护士,指着我手上的症状,问这针能不能打。令我无语的事又再一次发生,那两个护士竟同时摇头说不清楚。

    

  “要不,打另一只手试试,看看是不是也过敏?”

    

  “嗯,那你帮她打一下。”男医生朝一名女护士看了一眼后便又走了开去,看情形忙得很。

    

  当第二针落在我另一手上的时候,我突然觉得这是错误的决定,根本就没必要打第二针,难道我两只手的生理构造不同?既然一只手都显示了自己对破伤风疫苗过敏,而且不是轻度,都快接近重度了,这从手上落针处的状况便能看出,那么多凸起密布着,看起来就显得肉麻,像是被什么有毒的虫子爬过后一样。

    

  很快,又一个五分钟过去了,当那三人再次来到我面前的时候,他们脸上齐齐表现出了疑惑。听清楚了,是疑惑,不是惊讶,他们没想:“原来这人对这疫苗过敏,那还是别打了”,而是在想:“呵,这人怎么对这疫苗过敏呀?”看他们样子还真是想再给我来一针才过瘾。当他们又一次陷入讨论这针该不该打的时候,我却是盯着两只手上的怪状不停地咽着口水。很难想像,亲眼看着自己的手被别人弄得那么惨,而别人却无动于衷的关心着另一个话题,最关键的是你还得看着手上那逐渐蔓延开的恶心的东西又无能为力,这真够让人心寒的。

    

  这时那个男医生走了上前,抓着我的手看了又看,然后很认真的对身后的护士说:“应该可以打的,不要紧的。”

    

  我看了一眼那两个犹豫的护士,再看了看眼前这位三十多岁的医生,竟下意思的联想到了这几层楼的医院,心里苦笑了一声,说:“算了,还是别打了,不要紧的,一共多少钱?”

    

  坐在车上,无聊地看着外面倒退着的一切,又不禁想起了中午在医院的经历,但也只能苦笑着摇摇头罢了青少年白癜风爱心救助专项援助金启动 甘萍任爱心宣传大使。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自己还是算好运的,从那医院出来后赶上了最后一班回乡的车,这多少给了自己一点安慰,至少不会让爸妈太过于担心了,而至于手上和眼角的伤,那实在是没办法的了,不可能做到不让他们知道。

    

  我本以为手上的过敏症状慢慢的应该会消散了去,但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以及回到家之后很久,我发现手上的症状依然很明显,谁看了一眼都会觉得奇怪。而且自从回到家后,我就觉得自己特别想睡,是完全的只想睡觉而已,别的什么都不想管了。我也试着挣醒自己,让自己保持清醒,但无论我用冷水洗脸还是站超来乱走乱跳都无济于事,睡意越来越浓,跟皮重得自己都快支撑不起了。我心里也不敢肯定是真的想睡了还是药物过敏所导致,所以不敢跟爸妈乱说,只是我那疲倦样他们看在眼里,心里却怎么也放心不下, 于是不停地在身边询问着我要不要紧。怕他们多想,我告诉他们自己上午打了球,也或许是学累了的原故才会这样的,早点睡就可以了,没什么问题的,他们半信半疑看着我进房睡觉后就没再多说什么了,而那时我已经不能再多想什么了,一躺上床便沉沉的睡了去,只记得当时应该还是六点多钟吧。

    

 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外面早已太阳朗照,夏日的高温也初现棱角,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觉弥漫全身。我第一反应就是查看双手,还好,过敏所导致的症状已经消除了,心里也总算是放下了一块悬着的大石。

    

  但是,事情并没有我所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    

  当爸告诉我说昨天一晚上都睡在我旁边,并且拿着扇子给我扇了很久的风之后,我满心惊讶,原来爸昨晚一直在跟我睡而我却没有任何发觉,那时,我真的感到了恐惧。然而,这还不止。吃完早饭过后,我没想到双手上原本打过针的地方又出现了过敏的症状。今天早上不是已经消了吗?想来想去,我都无法明白。等到中午,我发现手上过敏的范围比早晨的时候扩大了些,而且变得很痒,这让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MAOHU ( 晋ICP备12006339号 )

GMT+8, 2019-6-26 03:36 , Processed in 0.153823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